爱,死亡与生活

——纯真的孩子站在平静的水面中央,追问着我:世界从哪里开始? “如若你忘却你所经历的一切,你仍然还是原来的那个…

无能的力量

—— 街灯的光穿窗而入,屋子里显出微明,我大略一看,熟识的墙壁,壁端的棱线,熟识的书堆,堆边的未订的…

当恶意降临,善良能做些什么

距离京都的那场天降之火,已过去整整两个月了。可分明的能感受到,那道火仍然没有被完全扑灭,它还在烧,在默默关注的…

终有一日,我会忘去

我费劲气力,终于爬上了这陡峭的山崖,抬头望去,久经雨水侵蚀的城市终于开始复苏,放晴的天空格外耀眼,将还停留在嫩…

献给内心深处不断呼喊的苏菲

近来事务忽的繁多,常常一天忙个焦头烂额却又不知所作为何。不过,这样的忙碌的确很容易令人陷入“我很充实,我没有浪…

忆·归乡

除夕之夜,当我跟随着返乡(打工)大部队拥挤在春运的列车里,看着周围的飞速掠过的万家灯火弯曲成一条多彩的线,混杂…

傍晚回去的路上,在一条寂静的道路边忽然听闻到了钟声——那是寺庙的大钟,厚重的钟声混杂着模模糊糊虔诚的祷告,跟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