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6 年,一个名叫菲莉丝的六年级女生,给爱因斯坦写了一封信:

亲爱的爱因斯坦博士:
在主日学校的课上,我们提出了这个问题,科学家祈祷吗?起初,我们是想问,我们能不能既相信科学,又相信宗教。我们正在给科学家们和其他重要人物写信,以便让我们的问题得到解答。
如果您能回答我们的问题,我们将感到无比荣幸:科学家祈祷吗?如果是,他们为什么而祈祷呢?
我们上六年级,在埃利斯小姐的班里。

致敬

菲莉丝
河滨教堂
1936 年 1 月 19 日

菲莉丝真的收到了爱因斯坦的回信:

亲爱的菲莉丝:

我会试着尽量简单地回答你们的问题。我的答案如下:
科学家认为,世界上发生的每一件事,包括与人类相关的事,都源于自然法则。因此,一名科学家不该相信事件的发展会受到祈祷的影响。所谓祈祷,就是以超自然力量显现的愿望。

然而,我们必须承认,我们对这些力量的实际认识是不完整的,所以对至高精神的存在的肯定依然基于一种信仰。尽管人类目前已在科学上取得了一定成就,这种信念仍广泛存在。

同时,每一个认真钻研科学的人都会相信,某些力量明显存在于宇宙的规律之中,比人类本身的力量要强大得多。这样一来,对科学的追求便会衍生出一种特殊的情感,不过,这一意识显然与单纯的信徒的虔诚大不相同。

致以诚挚的问候

你的
阿·爱因斯坦
1936 年 1 月 24 日

(个人粗略翻译,末尾附带原文)

 

 

 

自幼出生在宗教氛围薄弱地区的我,可以说从小到大的过程中就没有对诸如上帝一类的宗教产物有太多的了解。甚至,整个社会的舆论对佛教以外的宣传都是偏负面的。我们应该相信科学,坚持马克思主义(虽然那时我只有一个模糊的概念),我理应是无神论者。

我在之前的《佛》一文有对佛教的思考,至于更进一步的了解,还是在我大学生涯之后。周围的同学不再清一色的是无神论,基督徒,天主教徒,印度教····令我有些惊讶的是,大家怀揣着不一样的宗教观,却也能在同一间教室里相处的很好。令我开始对宗教产生了好奇,所谓“上帝”,究竟扮演着怎样的角色?它本身的概念是否早已被各个利益集团所挖空,又强行灌输?如果是,我们的无神论教育是否也是为某个政治亦或是利益集团所效力?

当然,我并无为宗教开脱亦或是所谓洗白的意思。时至今日,常常处于理科与逻辑思考环境的我对于辩证和精确的科学求证深信不疑并仍在努力探索。只是每每到某地香火旺盛的庙,看着络绎不绝的人们各怀心思的插上价格贵到令我震惊的大香,常会疑惑:蔓延数千年的宗教,除了贵的有些发指的门票,香火,就什么也不剩了?除了教科书上:“统治阶级为了巩固统治”,这之后到底还隐藏着怎样的文化?过往物资匮乏时期的宗教和现在一样吗?除了佛教,其它的宗教又会是怎样的风俗?他们对于人生的价值又有怎样的理解?

在诸多的善恶之中,不信神所行的善丝毫不比信神者所行的逊色,甚至不是因为来自“神的指示”而是因为自我的道德和价值观而做出的善举更为难得;但信神者所行的恶事却通常比不信者更加理直气壮。大到毫无伦理的种族屠杀,小到压榨人生自由的严苛教条,都常令人震惊与愤怒。不过,更多的时候,作为一个平凡的人在精神上找不到归宿时, 我开始意识到我是一个“无”(none),生活在这片广袤而人口众多的星球上。

但对我而言,无宗教信仰者最有趣的一点是往往很有“灵性”。 事实上,在美国进行的一次普及调查中,在无明确宗教信仰中的68%的人相信,在一定程度上有 “神”的存在,只是不确定它是谁。这么多人无宗教信仰却一定程度相信某些超出人类之外的存在, 这可不是一件很平常的事,因为这样,寻找神的存在或许并不像我起初希望的那么简单。

曾听一个演讲”Myfailed mission to find god and what I found instead”,表达了处于一个宗教气息浓厚地区的律师对于理性和宗教关系的疑惑。一方面她所接受的种种教育都在暗示神的不存在,而另一方面家庭和社会的氛围却又显得她格格不入。所以她决定远渡印度拜访传说中的圣仆约翰,去探寻这疑惑的答案。不过在这之前,她和一些朋友分享了这些事,并询问他们有什么需要帮忙问的。没想到的是,没过多久,她的邮箱便被来访的邮件所挤爆。 这些朋友和陌生人, 无论他们的背景,种族和宗教是什么, 他们都追寻着同样的东西, 就是那种人类的基本需求 由马斯洛和曼弗雷德等社会科学家发现的需求。 

在诸多的请求中,少有人寻求重大存在问题的答案 或证明上帝的存在,或是想找的生命意义。 甚至没有人要求结束战争或全球饥荒等人类的灾难—— 即便他们可以要求任何事情。 他们近乎都祈求健康,幸福和爱情。 出人意料的事,几乎每个人都向详细地介绍了他们的联系方式。 她告诉过他们,或者他们的朋友告诉过他们, 除了三个他们想弥补的事情外, 需要他们的照片,名字和出生日期。 但大多数都给了完整的地址, 包括房间号和邮编, 就好像是约翰神仆会造访他们 亲自会见他们或者给他们寄快递似的。 这看起来就像是,如果他们的愿望会被约翰神仆实现 ——虽然不太可能, 他们仍想确认这些愿望不会 被送错对象或弄错地址。 即便他们不相信, 他们也常常在两边下注。 第二个共同点也很奇怪, 但更谦卑。 几乎所有人—— 地铁里的陌生人, 咖啡店里的伙计, 走道另一头的律师, 犹太人,无神论者,穆斯林,虔诚的天主教徒—— 所有人都在追寻同样三件事。 好吧,有几个例外, 有些人追求金钱。 但是当排除了一些反常要求后, 相似度是惊人的。 几乎每个人 都祈求自己和家人身体健康。 几乎每个人, 都祈求幸福 然后是爱情。 顺序往往如下: 健康,幸福,爱情 。有的人请求解决一个具体的健康问题, 但一般而言,他们只要求整体上的身体健康。 当涉及到幸福时, 他们的措辞略有不同, 但是他们都祈求同样的特定幸福类型, 这种幸福感渗入肌肤 深入灵魂; 那种即便我们失去所有其他东西, 亦能支撑着我们的幸福。 

我首先要承认这不是统计学家的专业数据, 这些展示的数据是定性的,不是科学的和定量的。 数据统计者都会告诉你 这几乎不具有统计上的显著性,在人口样本上也不平衡。 尽管如此,每次回想起在生活中遇到 偏见和歧视, 或者又一起仇恨犯罪或无意义的悲剧发生时, 我们的分歧无法克服 而让人备感沮丧时。 我发现我总会想起这些共同点, 我会提醒自己 我们的人性当中 让人谦卑且一致的共同性是 即便我们拥有机会 去追寻任何东西, 我们大多数人想要的仍然是同样的东西, 这点是确切的,不管我们是谁, 我们的神叫什么, 我们是什么宗教,或者,我们的归属是哪里。 

所以现在, 当我回想起我的这段旅程, 尽管我没有找到上帝, 我在当中找到了某些更为人性的东西。 即使在今天,在一个被宗教, 种族、政治、哲学和种族分离的世界里, 即使我们有明显的差异, 到头来, 不论上帝是以怎样面目,是否存在,在最基本的层面, 我们都是一样的。

 

Reference

Dear Einstein,Do Scientists Pray? (2012, May 18). Retrieved January 16, 2020, fromhttp://www.lettersofnote.com/2012/05/dear-einstein-do-scientists-pray.html

What i believe.(n.d.). Retrieved from http://ishare.iask.sina.com.cn/f/iAmTX40MNs.html

自然神论. (n.d.).Retrieved from https://baike.baidu.com/item/自然神论/1827836?fr=aladdin

 

Appendix

The Riverside Church

January 19, 1936

My dear Dr. Einstein,

We have brought up the question: Do scientists pray? in ourSunday school class. It began by asking whether we could believe in bothscience and religion. We are writing to scientists and other important men, totry and have our own question answered.

We will feel greatly honored if you will answer our question:Do scientists pray, and what do they pray for?

We are in the sixth grade, Miss Ellis’s class.

Respectfully yours,

Phyllis

———————-

January 24, 1936

Dear Phyllis,

I will attempt to reply to your question as simply as I can.Here is my answer:

Scientists believe that every occurrence, including theaffairs of human beings, is due to the laws of nature. Therefore a scientistcannot be inclined to believe that the course of events can be influenced byprayer, that is, by a supernaturally manifested wish.

However, we must concede that our actual knowledge of theseforces is imperfect, so that in the end the belief in the existence of a final,ultimate spirit rests on a kind of faith. Such belief remains widespread evenwith the current achievements in science.

But also, everyone who is seriously involved in the pursuitof science becomes convinced that some spirit is manifest in the laws of theuniverse, one that is vastly superior to that of man. In this way the pursuitof science leads to a religious feeling of a special sort, which is surelyquite different from the religiosity of someone more naive.

With cordial greetings,

your A. Einstein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