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死亡与生活

——纯真的孩子站在平静的水面中央,追问着我:世界从哪里开始? “如若你忘却你所经历的一切,你仍然还是原来的那个…

无能的力量

—— 街灯的光穿窗而入,屋子里显出微明,我大略一看,熟识的墙壁,壁端的棱线,熟识的书堆,堆边的未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