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来事务忽的繁多,常常一天忙个焦头烂额却又不知所作为何。不过,这样的忙碌的确很容易令人陷入“我很充实,我没有浪费时间”的自我安慰心理——至少我是如此。迎来周末,很理所当然的想休憩一会,可真闲下来却又有些不知所措。信手翻看几页杂书,却心不在焉,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冲击着,呐喊着,要突破某种虚假的束缚。于是,我戴上耳机,漫无目的地走向外面。

 阳光温暖,惠风和畅,是近日几个雨天后难得的好天气。散漫地在公园闲逛,偶尔有一二行人而过,想必也是仰仗这样的好天气,都享受着闲适。一阵略带潮湿的微风吹过,不觉已走到公园的中心湖边。随意寻了个长椅坐下,就这么静静地看着这宁静。鸽子们早已见惯了人,丝毫不惧,在我身边跳跃玩闹着。一群野鸭子在湖中嬉戏。当我沉浸于这般的祥和时,一个稚嫩的声音打破的宁静:“之前冬天的时候,鸭子都去哪里了呢?”,是一个小女孩的声音。这一问题将我从这般闲适中拉出,不知怎地,忽的就忆起了《麦田里的守望者》。

 那个愤世嫉俗,讨厌假模假式,却又有些懦弱不知如何改变的霍尔顿,也在被退学后的路途问过“你知道冬天的时候,中央公园里的鸭子去哪里了吗?”。当然,最终没有人回答,也没有人愿意回答这样“毫无意义的傻问题”。这一刻,我想我更加理解了那个满嘴他妈的,似乎对世界处处不顺眼的那个17岁少年。

 越是接触这个世界,便越发现有那么多“奇奇怪怪”的规矩。比如书中的,“明明我见到他很不高兴,却还是要说‘很高兴见到你’,因为你不这样,你在这个社会就混不下去”。我惊恐地发现,自己正慢慢的符合霍尔顿眼中的“伪君子”——为了功利的事情和不相识的人打交道,对一些假模假式的规则“学会适应”······

仍记得,我第一次看这本书时,我是如此的厌恶这样的伪君子呀!

我也经历过一段对什么都想说他妈的的时光——大概是高二之后。

那段时间,似乎全世界都在打鸡血,每个人都在跟你说:“再努力一点”,每天呐喊着那些我认为毫无意义的口号,我和霍尔顿一样,对那些近乎疯狂的孤寂毫无办法,厌恶一切假模假样,讨厌一切东西,甚至想不出来喜欢什么,追求什么。生活就是这么他妈的。所有的一切都在颠覆我所有的道德观念。在那段什么都想说他妈的的日子里,我觉得自己游离在世俗之外。我想守护那片麦田,我想维护一切的单纯的美好,我厌恶一切脏的丑陋的虚假的东西。

在某一个全校停电的日子,人们在黑暗里欢呼,享受这样迷一般的盛宴的时候,我一个人默默走下楼梯,路上到处是欢歌笑语。男男女女在黑暗里兴奋的跳舞唱歌。我路过奔跑着的人,他们撞上我不说一句话,然后跑远。路过足球场,有拥抱在一起的黑影。路过宿舍楼,有手牵手回宿舍的姐妹,还继续在聊着停电前的八卦。在黑暗的掩盖下,所有人的声音都变得大起来,所有人都像获得了巨大的自由般快乐。唯独我,走着走着竟然想哭出来。

 那时的我,试图超越世俗的平庸却又不知道如何超越,不屑于成为“他”又无力成为“我”,这样的愤怒与无力吧。

 现在的我,或许相比那段时光,能被称作“成熟”了吧。逐渐接受,适应,明白“不可改变的就去接受”,喊着“世上唯有一种英雄主义,那就是知道生活的真相之后继续热爱生活”。可我不敢去知道,这究竟是不是我想过的,这是不是我曾经厌恶的,我害怕去想。我终究没有勇气,因为我不知道的即使我知晓真相后又能改变什么。

 对霍尔顿而言,孩子们是他最后的理想保存地。他随时带着他聪明伶俐的却早逝的弟弟艾利写满诗的手套,那个见到哥哥回来兴奋又担心的妹妹苏菲,愿意提起小箱子,拿出所有零用钱和“坏孩子”哥哥一起“逃离”的苏菲,这就是他那“我将来要当一名麦田里的守望者。有那么一群孩子在一大块麦田里玩。几千几万的小孩子,附近没有一个大人,我是说–除了我。我呢。就在那混帐的悬崖边。我的职务就是在那守望。要是有哪个孩子往悬崖边来,我就把他捉住–我是说孩子们都是在狂奔,也不知道自己是在往哪儿跑。我得从什么地方出来,把他们捉住。我整天就干这样的事,我只想做个麦田里的守望者。”愿望的由来——只有天真无邪的孩子们,才和他能聊得来。“长大是人必经的溃烂”,而霍尔顿只是不愿意长大。所以霍尔顿经过两天的游荡已经筋疲力竭,过马路的时候,每走一步,都似乎在无限下沉,他想到了他死去的弟弟艾里。他在心里对艾里说:亲爱的艾里,别让我消失,别让我消失,请别让我消失。

 那我应该怎么样呢?我该如何去守护我的“麦田”呢?“一个不成熟的男子的标志是他愿意为了某种事业英勇地死去一个成熟的男子的标志是他愿意为了某种事业卑贱的活着” “一旦你接受了文森先生的考验,你就可以学到一些你心爱的知识,其中一门知识就是,你将发现对人类的行为感到惶恐疑惑甚至恶心,你并不是第一个,在这方面你倒是一点也不孤单,你知道后一定会兴奋,一定会受到鼓励。历史上有许许多多的人像你现在这样,道德上和精神上都有过彷徨的时期。”。是的,我在孤独中并不孤独。霍尔顿喜欢的女生琴,下象棋总是不愿意把王后从最后一格移动出来,因为她不想让她受伤。他的奶奶,每年给他寄四次钱,作为生日礼物。霍尔顿的弟弟,喜欢在垒球手套里写诗,打球没事做的时候,就读诗。菲比,总是写侦探小说,这本侦探小说的主人公是个孤儿,可是她老爸总是出现;坐在床上,想象自己在发热,就可以烫伤别人。最后,霍尔顿要装作哑巴聋子,与世隔绝。菲比提着自己的大箱子,想陪自己的哥哥一起去.

 我仿佛又看见了在漫天大雨下,其它人在东躲西藏的大叫着躲雨,霍尔顿却坐在公园的长椅上一动不动,看着妹妹一圈一圈的转着旋转木马。即使浑身都被淋湿了,但是他却十分快乐,他看着穿着蓝色大衣的妹妹,一圈一圈地旋转,他觉得好看极了。

湖里鸭子去哪里了?我不知道。但我喜欢那个依旧对这世界依旧保持好奇的内心。在这平静祥和下,我祈祷着我能拥有勇气,去看清自己的路。0人点赞日记本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